啊啊这里树妖

【安雷】相遇

相遇三十题的第一个,以前写了点,今天补完了,结尾可能有点仓促。这里面涉及的知识纯属瞎编,有误的话尽管指出(慌张)

好!开始啦!

===========================================

安迷修看了下表,深夜11点47分了。

机场的灯光还是明晃晃地亮着,为数不多的几位昏昏欲睡的乘客在空旷的大厅里等待着,旁边清理卫生的保洁员头鸡啄米般一点一点的,好像马上就要一头栽倒在地了。

安迷修也困的睁不开眼,心里偷偷抱怨晚点的飞机,本来机票订的就是半夜,再加上晚点,把人的忍耐力耗到了几近极限的程度。如果不是因为特殊情况,安迷修绝不会在大半夜奔赴地球彼端。

作为一位年轻医生,安迷修有着与其年龄极不相符的丰富经验和卓越才能,因而在国外也小有名气,曾数十次在国外抢救患者挽留生命,安迷修从小失去双亲,这一切都归功于他杰出的师父,才让他今天有了这样显赫的成绩。

这次是半夜接来的任务,安迷修正在床上睡觉,一个加拿大的远洋电话就打过来了,患者已抢救了三天三夜,主治医师束手无策,在明知时间不多的情况下,才不得已向老友安迷修求助。

事情发生的太快,安迷修自己还没缓过来,想起这一连串的麻烦,本来就焦头烂额的他这时候更昏昏欲睡,太阳穴隐隐作痛,他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脸好让自己清醒过来,好在这时候飞机已到达的广播响了起来,安迷修顿时清醒起来。

登机的过程很顺利。安迷修明知自己没有精力去欣赏窗外的风景,还是特地订了自己中意的靠窗座,边找座位边暗暗嘲笑自己,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幼稚。

飞机上的人几乎都已昏昏睡去,昏暗的灯光下还勉强能看清隔顶墙上的座位号,安迷修小声辨认着,放轻了脚步,生怕吵醒了人。

“17...18......啊,这里。”

可是他转头一看,靠窗的座位上分明坐了人,再仔细瞧瞧号码,座位没错啊。走廊尽头的空姐见他迟迟不坐下,过来查看了一下

“是这位先生坐错了,大概因为两个号码对应反了,需要我帮您叫醒他吗?”

靠窗座泡汤了,安迷修不太情愿,但又不想打扰别人,还是摆摆手放弃了,坐哪个座位都一样。

安迷修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来,顾不得去仔细考究身边这个霸占别人座位家伙,就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正睡得好好的,半夜突然感到一股寒意,一个寒噤醒过来了。他这才发现头顶上的冷气正呼呼地吹着,这是什么时候开的?安迷修疑惑着转头看了看其他人的座位,几乎没有一个冷气开关是亮着的,他若有所思地瞅了眼身边睡得心安理得的罪魁祸首,之前登机的时候没注意到,难不成是这家伙在自己来之前开的?

霸占座位,开冷气冻醒别人。

安迷修对这种恶霸行为深恶痛绝,他叫来空姐要了条毯子,顺便反手关掉了冷气,笼罩着两个人的阴冷气息总算有所收敛。

走廊间的灯微弱地亮着,身边睡梦中的小恶霸不为所动,眉头微蹙,好像还因为安迷修关掉冷气不情愿的样子,安迷修这才细细端详起这个家伙。

他看起来很年轻,和自己相差无几。身上穿着一层薄薄的黑色紧身衣,拉开拉链的白色棒球衫懒懒散散地搭在肩上,却一点起不到保暖的作用,黑蓝色的头发乱蓬蓬地堆在脑后,被一条米白色头巾束在一起,发丝却仍毛躁地四炸开来,遮在碎发下的双目紧闭,睫毛从其间轻俏地翘出来。

他整个人都抱臂蜷在座位上,乍一看去并不引人注目,凑近了才能看到即使睡梦中也掩盖不了那种从内心到外表都桀骜不驯的不良气息,炸开刺的小刺猬一样。安迷修这样想着,忍不住多停留了几秒目光。安迷修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变态了,趁睡觉期间偷窥别人,目光在对方身上打转了几圈,最后还是停在那件薄薄的紧身衣上。

安迷修皱了皱眉,初春的夜晚,天气才微微回暖,穿这么少,是要着凉的吧。

要不要...替他盖点什么?不太好吧,双方根本就不认识,就算自己不帮忙也不会有什么负罪感吧,那就...当做没看见吗?算了算了,好歹也是个医生,积德行善怎么说也是本分。

安迷修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找空姐又要了条毯子,轻轻帮身边这家伙盖上,动作有点大,却没有吵醒他。

这家伙,睡得蛮香嘛,像照顾小孩子似的。

安迷修笑了笑,轻手轻脚为自己裹上毯子,困倦地睡着了。

晚安。


================================================

没啦!

我!好!开!心!我终于不用再写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开心哇嘎嘎!!(你这人


还没有走出来...大概

深夜半负能(??)

悄悄xjb搞,等我在下一个坑捉到萝卜就删!

看到萝卜这个博,是真的哭出声,我觉得我这辈子再也遇不到这么棒的老师了,是萝卜让我走上了写文的道路!!真的希望有一天能看着自己的文说一句没有萝卜老师就没有我的今天!(小辣鸡你可闭嘴吧)!每次看萝卜写的文都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里面的爱,您的文字给了我们,给了安雷这么这么多的力量,每一篇都直击心灵,谢谢您带给我们这么好的安雷!一直想给萝卜画画写文质问萝卜,可是现在晚了一步嗷嗷嗷 ,真的很遗憾没能给萝卜一份好的祝福,这个世界欠萝卜一份爱!我我我词不达意,但是告别才不要哭唧唧的,总之祝萝卜每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能看到自己喜欢的番吃到喜欢的吃的写出自己喜欢的感觉!左安右雷怀中抱!新的一年还是一直一直爱着萝卜,现在是,以后也是!还是那句话,不敢说喜欢一辈子,但是今天我特别特别喜欢您,明天也是,后天也是,一直都是,永远永远支持萝卜和萝卜的文,萝卜是最酷最可爱的!谢谢萝卜!!【深鞠躬】

【安雷】患得患失

情人节发刀,开心快乐(照这个形式我是要挨打了)

【划重点】!!!请一定!一定!一定!点开音乐边听边看!!不然就没有好的气氛了!!!!(被揍)

[剧情提要]安雷高中就恋爱了,后来因为家庭的原因考上了不同的大学,去了不同的城市,从此不相往来,有一天在咖啡厅相遇了,他们会摩♂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不你)

====================

咖啡厅里,舒缓的钢琴声,烛火飘摇,温暖,平和。

安迷修端了杯咖啡,放在雷狮面前,然后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喂,雷狮,好久不见。
雷狮看到安迷修的那一瞬间,如同石子抛进波澜不惊的湖水,眼神一颤,转而又恢复了平静。
咖啡浓郁的气息弥漫着在空气里晕染开来,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无言以对。安迷修想聊点什么,却又一时无语。

“你...过得怎么样?”他终于打破了沉寂。
“我过得很好。”
“抱歉,之前的事...”
“不用再提了,我一点都不在乎”
雷狮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安迷修噤了声。

是啊,曾经他们的关系,雷狮他根本就不在乎,不管是分开还是在一起,不管是相爱还是疏离。

他都不在乎吧。

安迷修轻笑着垂下头,视线搭在还在冒着热气的淳淳的咖啡上。

果然,还是我自作多情了吧。

屋外的依旧狂风呼啸,破旧的窗棂吱吱呀呀地呻吟着,刺着耳,扎着心。

他们聊着,聊着,聊起自己的近况,聊起高中那一段难以启齿的恋情。聊起雷狮上课走神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安迷修在旁面偷偷提醒他的事,聊起两个人冷战结果不到一天就忍不住和好的事,聊起下雨天在同一个屋檐下躲雨的事,聊起他们在办公室不期而遇,擦肩而过时的小动作,聊起他们一起翘课,一起罚站,一起上学,聊起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拥抱,第一次约会。

安迷修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充满了故事的教室,回到了一切一切的开始,他滔滔不绝地说着,却不经意间瞥见了雷狮深邃的眼神和轻蹙的双眉,顿时缄口不言。

“...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么多的”
安迷修突然有点手足无措,视线不知道该往哪里瞟。
“没关系。”
雷狮漫不经心地应着他,一手托着腮,望着窗外的黄沙漫天。

是啊,没关系,安迷修悲哀地想,面前这个人和自己已经彻底没关系了,雷狮过得怎样,将会遇到什么事,未来会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都和他无缘了。

安迷修静静地端详着雷狮,端详着那久远的过去里,他曾发誓志矢不渝的恋人。

昏黄的烛光笼罩着雷狮,好像给他白皙的侧脸打上了一层釉,纤长的睫毛掩不住那对绛紫的双眸,纷乱的碎发自然披落下来,被米白色的头巾拢在一起,挽在脑后打一个松散的结,随意地搭在肩上,一丝一毫都透着他那狂傲不桀的性格。

安迷修痴痴地望着他,这么一个人,此刻就这样窝在他面前,可是已经不再属于他了,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

而我只能把他圈在这杯咖啡里,留在这段刻骨铭心的回忆里。

此情此景如此短暂,却是属于他的永恒。

“雷狮,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雷狮闻言扭过头来,凝望着安迷修澄澈的双眸,他突然笑起来,笑得那么狂妄,那么自由,却如当年一样。
“不,安迷修,一切都变了。”

雷狮望望窗外渐小的狂风,“我该走了。”他也不管安迷修的反应,从长椅上站起来,自顾自地往前走去,头巾掀起一缕风,擦过安迷修的发梢。
安迷修回过头喊住他,雷狮闻言停下脚步,背对着他。
“还有什么事吗?”
安迷修想说“你不要走了就留在我身边吧”或者“我找了你许多年,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话到嘴边,却又如鲠在喉,不知如何开口。

他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的患得患失。

“...没事了,你走吧”

过去的,就真的回不去了。
再见。
再也不见。

昏暗的桌前,只剩下安迷修,无尽的落寞填补这他的世界,填补着雷狮留下的空缺。他端起那杯雷狮一口未动的咖啡,已经凉透了,轻呡一口,苦意在心底恣意蔓延开来。

苦涩,却唯美,就像爱而不得的你,心酸过后,依旧无悔。

安迷修一抬眼,恍惚间望见了屋外那个远去的背影。

终有这一天,雷狮成为了他最熟悉的陌生人。

如今已时过境迁沧海桑田,你我早已不是当初的少年

时光静静地淌

从此天各一方,我却没齿难忘

===========end===========

有借梗和参考,侵删致歉

我觉得只有听着那个音乐看才能伤感起来,我大半夜边听边写都哭粗来乐呜呜呜

总之情人节快乐!!(快乐个屁)

最近那个特别火的游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拉低tag水平哈哈哈哈哈格瑞想打人了

【安雷】重逢

[前情提要,我觉得如果不看的话,这个故事很多地方会很突兀的]
安雷互相暗恋,但是似乎因为雷家和骑士家族(??)的仇恨,所以他们不能与对方有任何纠葛,安雷双方就都没挑明对对方的感情,大概是大赛结束后,安迷修想让雷狮和自己私奔之类什么的,但是雷狮拒绝了。

我这里写的是三年后他们又相遇的故事。
有很多梗都是参考的,如果真的太像了那都是我的锅,侵删致歉!!
是一时冲动的产物,全都是瞎几把写的,贼短贼短了因为只是尝试下写小片段,可能还不到一百字(←你可闭嘴吧)

==========================

擦肩而过。

安迷修扭过头,望着逐渐远去的雷狮,望着不远处那个系着头巾的身影,望着那在风中桀骜不驯的碎发。

他想冲上去,紧紧地拥抱那个让自己无数个日日夜夜辗转悱恻的人,告诉他,三年来,自己曾跋涉过荒芜的戈壁,穿越过无底的深渊,身处过生死的时刻。

一个人。

那时在他心里,一遍遍地过着雷狮的名字,一遍遍地映着雷狮的双眸,让他挣扎着跨越死亡,跨越到生命的彼岸。

“...雷狮,跟我走吧”
雷狮闻言脚步顿了顿,他愣了半响,猛然扭过头盯着安迷修。
安迷修定定地望着他,一言不发。

安迷修想放下一切,让自己一无所有地,去拥抱这个他所一往情深的人,用他不再炽热的青春,去拥抱这份刻骨铭心的感情,哪怕颠覆整个世界。他知道,雷狮恶狠狠的目光下,是深不可测的孤独与空洞,它们充斥着雷狮的内心。没有人来过这里,那就用自己格格不入的心,去填满他的整个世界。

这种雷狮曾一度深深埋藏在心底,不愿让人窥探的东西,此刻都赤裸裸地暴露在安迷修面前。

雷狮很恼火,这种被解剖的感觉,就像安迷修曾经给他的印象一样令人厌恶,就像爱上了自己最讨厌的那个人一样令人恶心。

雷狮冲上来一把揪过安迷修的领带,冲着没从惊愕中反应过来的他怒吼道:“安迷修!你当自己是无情绪的毛衣,谁冷就给谁吗?听好了,我雷狮再怎么着,也不需要你安迷修的任何施舍。滚吧,傻逼。”

说罢雷狮狠狠地甩开安迷修,狠戾的目光如同短刃一般划过安迷修的脸颊,他知道他的话就像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浇在安迷修满身的热血上。

他却只能转身离去,不能停留,也不能回头。

他不能爱他。

该死的家族歧视。

雷狮恨这种矛盾的感情,那就如同安迷修看他时,那总是不变的澄澈的目光,是一把看上去温柔至极的刃,却一次次捅进他早已不再柔软的心,带来刺骨的剧痛。

安迷修望着暴怒中渐行渐远的雷狮,垂下了头,雷狮这一走,恐怕永远没有再次重逢了。他不想终生抱憾,他早就不是三年前那个什么都不懂连自己爱的人都不敢挽留的懵懂少年了。

他不想再一次亲手葬送他那长久的深埋心底的暗恋了。

他只想要他。

安迷修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揽过雷狮的肩膀,把他狠狠地堆在了墙上。
“放手!混蛋!”雷狮试图挣脱他,无奈安迷修力气太大,几次都没能成功。

他看着他。

安迷修的眼睛依旧如此澄澈,如此深情,却多了一份雷狮从未见过的坚决。

雷狮不以为然。

安迷修,你以为一句挽留,一个拥抱,就能把三年前那些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一笔勾销了吗。

幼稚。

安迷修动作缓下来,他把头埋在雷狮颈间,毛茸茸的碎发扎得雷狮痒丝丝的。

安迷修就这么靠了他一会儿,半天才嘶哑着声音嗫嚅出一句话。

“...我只是想让你待在我身边而已啊混蛋。”

==========================

一遍遍过名字、无情绪的毛衣和最后一句话都是有参考
(太太说了可以借梗!!【理不直气也壮】)
侵删致歉侵删致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错。

咸鱼画手就不应该尝试写文【。

“他”到底该怎么用啊啊

至少这次不带尬气了!!这就是一个飞跃啊哈哈(你闭嘴怎么废话这么多)

ww随手摸(了一天),然而并不好看,画不出格瑞的万分之一可爱